为什么总有人热衷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及人肉搜索、网络暴力?

浏览:3188   发布时间: 08月18日

编辑: 临瑞子

不信谣、不造谣,公安机关常发出此类提醒。但网络上总有一小部分人热衷于炮制谣言,哪怕对方是充满正能量的奥运金牌得主,而名人更容易成为造谣者的攻击对象。这背后不单单是无事生非,如此卖力混淆视听、颠倒黑白、抹黑他人,更是为了博得关注、获取流量、提升知名度、得到经济利益,或是为了维护某些人的利益不顾是非曲直而同流合污,疯狂摇旗呐喊。所谓吃相难看、毫无底线,到头来可能违法犯罪,遭得众人唾弃。

造谣的人动动嘴,辟谣的人跑断腿。那么,造谣者如此令人不齿的丑陋行径,在法律上会受到何种处罚呢?为何造谣经常发生,是造谣违法成本太低吗?

先来看看近日令人印象深刻的几起造谣事件。

1、中国女排队长朱婷2021年8月11日报案造谣者,请求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女排队长朱婷11日晚在个人社交媒体贴出《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以及公证书首页,并配文:“已公证,固定证据。已报案,请求追究刑事责任。下一站,人民法院。”《回执》显示,朱婷委托律师报案,内容是2021年7月19日至8月2日期间,有网民在网上虚构中国女排队员朱婷的谣言,故意抹黑朱婷。

东京奥运会中国女排未能成功卫冕,三连败且未能进入八强,网上流言四起,大部分内容涉及队长朱婷,包括她在备战期间的训练态度以及代言商业广告的“内幕”。从朱婷发布的内容可见,证据收集工作已经完成并公证,对于造谣者,她选择追究刑事责任。上海市公安局的报案回执显示:经核,该案为人民法院告诉才处理的案件。

因此,最终造谣者结局如何还需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的调查以及进入刑事诉讼流程。

2、东京奥运会,清华大学00后浙江姑娘杨倩夺得中国代表队首金,为国争光。除了络绎不绝的赞赏之声,接着而来的是网络上的谣言和网暴、无耻的恶意诋毁。

事件起因是北京电视台某大导演在网络上恶意诋毁,翻出来杨倩去年晒过一条耐克鞋收藏图片的微博,由此引来很多不分青红皂白的键盘侠对杨倩展开口诛笔伐,大骂杨倩不爱国,不配当英雄,甚至有网友大骂杨倩让她滚出中国。2021年7月25日,浙江地产公司雅戈尔集团官宣承诺,决定奖励杨倩一套雅戈尔所开发建设的住房。这条捐房承诺消息,使得网络舆论更加变得沸腾。对于这些网络谣言,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已经出面说明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造谣结果: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官微转发了微博社区公告“对恶意诋毁,侮辱攻击奥运健儿的33个账号禁言”。

3、2021年8月11日,扬州市公安局广陵分局发布警方通报。造谣“江苏武警将全面接管扬州”的网友被行政处罚。

8月10日,32岁的扬州网民刘某为博人眼球,利用社会对当前疫情的关注,编造不实信息,在社交媒体群内发布“江苏武警将全面接管扬州”等严重不实言论,后被广泛传播,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刘某因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被依法行政处罚。

4、近日,黄磊女儿多多被造谣疑似在图书馆约会等行为遭学校开除。

近日在各种聊天群中疯传一则关于黄磊女儿被开除的聊天记录,内容是黄磊女儿黄多多在学校图书馆做不雅行为被监控拍到,且已被学校开除。还称黄多多已经转学但家长们不乐意,黄磊为此花费不菲公关费。该消息曝光后,迅速引发网友热议。8月6日,黄多多就读的顺义国际学校发布官方辟谣。黄磊也已报警。

5、网传聊天记录称吴亦凡供出“同伙”,涉及的四位艺人范冰冰、何炅、包贝尔、井柏然均表示已咨询律师,取证,并前往公安机关报警。

吴亦凡被刑拘后,小道消息满天飞,8月3日晚间,一组群聊记录同时在豆瓣、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疯传,称吴亦凡被刑拘后供出多位娱乐圈艺人,并提及“产业链”、“同伙”等内容,号称有“400个G的视频资料”。一时间娱乐圈人心惶惶,随后聊天记录中涉及的包贝尔、范冰冰、井柏然、何炅针对网络所传内容陆续报警。

法律分析:

一、首先来看我国《民法典》关于造谣网暴可能承担责任的相关规定。

《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九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未经肖像权人同意,肖像作品权利人不得以发表、复制、发行、出租、展览等方式使用或者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

《民法典》第一千零二十四条规定,民事主体享有名誉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名誉是对民事主体的品德、声望、才能、信用等的社会评价。

《民法典》第一千零二十五条规定,行为人为公共利益实施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行为,影响他人名誉的,不承担民事责任,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捏造、歪曲事实;

(二)对他人提供的严重失实内容未尽到合理核实义务;

(三)使用侮辱性言辞等贬损他人名誉。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四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五条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权利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七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同时,《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至第一千零三十九条规定了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 

因此,就民事侵权而言,网络谣言、网暴等可能会因侵害他人的肖像权、名誉权和隐私权,进而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二,网上恶意抹黑造谣、言语攻击、网暴他人,可能还会承担行政责任。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一)写恐吓信或者以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

(二)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

(三)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

(四)对证人及其近亲属进行威胁、侮辱、殴打或者打击报复的;

(五)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者其他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

(六)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

《计算机信息网络互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第二十条规定,对网上恶意抹黑、言语攻击他人的侵权者,将由公安机关警告,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个人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的罚款;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照《治安管理条例》的规定处罚。

三、《刑法》关于造谣抹黑、网暴他人的规定。

《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

通过信息网络实施第一款规定的行为,被害人向人民法院告诉,但提供证据确有困难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协助。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属于寻衅滋事行为,破坏社会秩序,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二条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具有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等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因此,造谣抹黑、网暴他人在刑法上可能构成侮辱罪、诽谤罪、寻衅滋事罪。

四、如果被造谣对象为未成年人,则严重侵害了未成人权益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通过网络以文字、图片、音视频等形式,对未成年人实施侮辱、诽谤、威胁或者恶意损害形象等网络欺凌行为。遭受网络欺凌的未成年人及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的措施制止网络欺凌行为,防止信息扩散。

主营产品:海绵,耳机包装,麦克风/话筒,耳机